返回列表 发帖

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

我曾一度做那个听风的女子。听风传来耳边的思念,温润薄凉的心扉;捎来回忆里的甘霖,抚平昨日的神伤。那些花谢无语的凋落,亦曾在平静的心湖里,泛起阵阵涟漪。我只是在背风的山峦,做了短暂的休憩,季节的更迭,又会复复往往。于是,在细水长流的日子里,我渐渐地学会了遗忘。遗忘朔风曾将繁花吹落,遗忘流年曾经暗渡陈仓。

早年,我看过《庄子。大内篇》,里面有一句“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”,甚是喜欢。素来向往简单清淡的爱情,不掺杂任何的垢因。只是纯粹的爱了,然后在素锦年华里,悄悄白了头。可是人生又怎会尽如人愿?缘深缘浅早就刻在了三生石上,谁也没有必要替别人背负太多过往。

我曾轻叩记忆的门环,想找寻失散的故人。后来忽知,那些随风远走的容颜早已在流年里变得苍白。原来,你不来,我不往,就连记忆也会消亡。而我只是做了一个闲庭赏花的路人,看一个女子,从锦绣华年,一直爱到白发苍颜,把华丽的相思,开到花残。

闲暇,习惯的捧一本墨香,在字里行间里寻找那遗失的桃花源,寻找一份怡然自得的惬意清欢。有时候,以文字煮酒,以纤笔起舞,将那些看不破的尘缘,化作安静的墨迹释放出来。不觉中,那或深或浅的心绪,已随着一缕墨香,氤氲到远方。留下的,只是如瓦尔登湖般的安寂与清凉。

“云中谁寄锦书来?”李清照纵然嫁得如意郎,却半生牵念,泪作相思,终是一生情难偿。自然知道,她早年也曾幸福快乐过。可是那短暂的欢愉,早已掩进了“满地花黄”。如若一个人,相思殆尽终成殇,何不回头把自量?人生中,最爱你的人终是你自己。走过一程山水,一程风雨,时光让我领悟到得,终是相忘。

我并非是个薄情寡义的女子。只是看过了红尘几多寂寥,人情似纸张张薄,便不愿让此生背负太多的人间烟火。纵然尘世凡缘参不破,我也不愿做过多停留。因为现实早已足够沉重,守着那浅浅的梦,何时才是个尽头?

一直觉得,青灯黄卷是人生最好的陪伴。直到某一天,读到“红尘是道场,烟雨洗楼台”,内心才顿悟,原来静心礼佛的最好场所,便是这漫卷不尽的红尘。滚滚红尘中,我们只须静下心来,便会降落一场清凉的烟雨,拂去内心里的尘埃。正如一首诗里写到,“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”。景由心生,心之所向,才是人生之根本。

我不敢说,自己参透了人生。我只是喜欢上了,以文字充饥的清淡生活。人生本就须臾,我们都是沧海一粟,何不把日子过的简单素净,让心在莲花上蹁跹。

静水流深,芳华如梦。往事总会载上许多愁,越过记忆的闸门,让繁花开的七零八落,憔悴损。做一个相忘的人吧,忘记泥潭渊深,忘记清泉如许,忘记柳折花残,忘记娇花十里……

“岁月总是太过匆忙,往事已不知蒙上了几多风霜。而我一如从前,拥有这淡淡妆容。不是流光多情地将我照料,而是看过凡尘来往,我早已学会了相忘。如果说追忆注定只是怅惘,我又何必再为远去的昨天神伤。守着一剪月光的清凉,在平静的日子里,我真的安然无恙。(白落梅)”



安妮依然

安稳一点难道不好吗

TOP

岁月如歌,真是可歌可泣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