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发帖

光阴总是催人老

秋风又染万山凉。

已是暮秋了,飒飒西风漫卷,连光阴都披着薄薄的凉意。散步校园,抬头看见了被秋风染黄的银杏。顿时心惊。印象里,昨日的银杏叶还是苍翠碧绿,可是,今朝却变成了金黄色。一宵光阴,便使景色非非。老得这般快,快得让人措手不及,又怎能让人不心惊?

银杏已黄,仿佛是一只只枯叶蝶沉睡在灰褐色的树枝上,收敛着翅翼,说不尽的静谧安详。黄色的银杏叶,在银杏树的枝桠上沉睡,在秋意茫茫的天地间做梦。它梦到了今生,梦到了来世,梦到了那前世的泥土香。

秋风乍起,吹醒了银杏叶的梦。银杏叶振翼而舞,随风而起,飘飘洒洒,悠悠落下。它以天为幕,用最后的生命力,画出弧线,给世间留下最后一丝美。银杏叶落在泥土上,想必心生欢喜。因为,那里有它梦中的前世的香,有它的宿命啊。

今朝故人依旧来,昨日风华今已改。这也真是让人心痛,白驹过隙,不一定是物是人非,更多的却是人依旧、物已非。一宵光阴颜色改,这薄凉的光阴啊,总是在时刻催促着万物老去。

记得以前读晏殊的一首《采桑子》,首一句“时光直解催人老”,读来只觉一股岁月的凉意扑面而来,又一丝一丝往心里钻。一下子,整个人,都被“时光”摧残得体无完肤。“不信长情,长恨离亭”,昨日还是风华正茂少年郎,风流多情,今朝却是长亭短亭,踏歌送行。经年之后,再相逢时,或许已经是雪染青丝,或许是九泉之下再续杯盏。

只恐今朝别离后,生时不遇死后逢。光阴太快了,我们谁也不知以后是否能再相逢。今朝一别,我们各自奔向自己的生活。然后,有做不完的事,遇不完的人,待到某个情景熟悉的时分,我们才会突然想起:原来,我已经好久好久没和他联系过了。拿起电话,已然发觉,不知如何向对方开口。万语千言,漫漫时光,终变成了一句:最近,你还好么?真是让人心疼。光阴居然把我们催化成了这般的人,连自己都不敢承认自己的人。

“行行重行行,与君生别离。相去万余里,各在天一涯。道路阻且长,会面安可知?”会面安可知?安可知。无怪古人别离时,长亭送行、灞桥折柳、劝酒踏歌,因为,此去是经年,不知相见是何年啊。山水万程总隔君,我们还想再相逢,还想依旧花前月下共杯盏。可是,我们都被光阴改变了原样,都回不到过去了。

岁月忽已晚啊,当我们暮然回首之际,才发现我们不知何时已经变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啊。是老了么?或许吧。时不待我。我们,只是树上的一枚叶子,光阴则时时刻刻在改变着我们,在催人老。光阴只需要一瞬,便是了了你我一生。我们,唯有在光阴中聚聚散散,在聚散中慢慢老去。

谁又能奈何?光阴只懂催人老去啊。

朋友跟我说“我们,不是今生的初相识,是隔世的再相逢。”听来,真是旖旎又惆怅啊。我们的友情,带着前世的记忆和今生的意蕴。前世,我们就已经是朋友了,今生是冥冥中的再续前缘。前世,我们没敌过时间,今生,我们还要和时间为敌,还要做不离不弃的朋友。这是隔世的欢喜,有着岁月的故事,带着前世的烟火尘意,染着光阴的凉意。这般的友情,无关乎岁月。

在《红楼梦》中,贾宝玉初见林黛玉,便道:“这个妹妹我曾见过。”这般一句话,便是超越了千秋万载。我相信,他们是见过的。前世,他们留下了太多的痴与恋,如今超越了光阴,留到了今生。再相逢,一个是如玉公子,一个是清灵美人,怎能不一见倾心?光阴催人老,可是,并没有催老他们隔世的情缘。

光阴总是催人老,每一分、每一秒,我们都在“老”的路上。可是,我不愿老在光阴里,我愿老在缱绻的情缘中,默然欢喜,寂然相爱。

返回列表